真阳诀一个周天都还没运转完,这一枚血珠便消&2019-01-24 11:44

气氛如同白雪遇阳春,转瞬消融了!周围的番子们都瞬间放松了下来,和谐才是最好的!刚才的剑拔弩张实在是吓死人了!魏彬看到张知节笑了,不由怔了怔,他也没想到张知节竟然这么简单就退让了!这可和传言中的不一样啊!魏彬刚想客气一下,张知节笑着悠悠开口道:“虽然本官有急事要面见皇上,但是既然魏公公是受了皇上圣意,那本官也不好无礼乱闯,等皇上问起来着,本官也能有理由交代了!”魏彬听了一怔,张知节有急事要面见皇上?魏彬心里惊疑不定!张知节一口咬定自己奉有圣意,可是实际上自己并没有奉有圣意!自己也没有说自己奉有圣意,更关键的是张知节是不是真的有急事要面见皇上!若是张知节没有急事的话,自己拦了也就拦了,皇上顶多斥责自己几句,自己还是受得起的!要是真的有急事的话,到时候皇上问起来,张知节都推到自己身上,反诬自己假传圣旨阻拦他见驾!那样的话,以张知节的受宠程度,再说自己几句坏话,皇上盛怒之下,把自己发配南京都有可能!魏彬脸上阴晴不定,张知节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,笑吟吟道:“魏公公,告辞了!”张知节说完之后,竟真的不再留恋,笑呵呵的潇洒转身上了马车,吩咐高勇道:“咱们走吧!”高勇虽然一头雾水,不过跟了张知节这么长时间,最起码知道自己大人的本事,听到大人说走,当即也不迟疑,指挥着队伍就要掉头离开!魏彬看到张知节如此干净利落,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,反而心里更加心虚了!他可不会认为张知节在体谅自己,毕竟他已经站在刘瑾的那一边了,张知节要是有机会整自己的话,是绝对不会放弃落井下石的机会!魏彬见到马车要起步了,赶紧招手道:“等等!小侯爷误会了!咱家不曾奉有圣意!”听到魏彬上钩了,张知节嘴角微翘,旋即敛去,装出一副吃惊不悦的表情来,掀起帘子道:“原来魏公公没有圣意啊!本官可是有要紧的事,魏公公阻拦于我,这是何意啊?”魏彬皱着眉头为难道:“小侯爷,皇上确实不便,小侯爷有何事不如由咱家代劳如何?”张知节笑道:“不是信不过魏公公,只是事涉机密,本官也不能坏了规矩!不如就劳驾魏公公进去通禀一下!”“若是皇上真有不便之处,有圣意不见本官,咱们也都好交差不是!”魏彬进退两难,最终心里叹息一声,笑道:“既然如此,小侯爷稍等片刻,咱家去禀报皇上!”一路上魏彬凝神思索,最终还是想出来了个主意,那就是美人计!正德皇帝逗完了狼,此时正斜倚在罗汉床上,旁边跪坐着两名纤细的少女,一位着葱绿色裙装,一位着藕荷色裙装,正伸着纤纤玉指侍候正德皇帝吃橘子!正德皇帝左手撑在床上,右手搂着葱绿色少女的细腰,闭着眼睛摇头晃脑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”这姑娘笑起来有些柔美,但更多的却带着一股子男子的锐气。苏小灿也停止了祸害米饭的动作,跟着苏建国一样站了起来,平静地说道:“我吃饱了,你们慢慢吃吧!”苏小灿拿起拐杖,绕过苏小兰就要回卧室。”“你给我住嘴。

随机文章推荐